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
時間:2020-05-18  作者:尹伊君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一場深刻的司法理念變革。要真正從思想認識和考評管理上實現“三個轉變”:一要從注重辦案數量為主的考評管理方式轉變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方式;二要從相對固定的考評管理方式轉變為動態的考評管理方式;三要從拘泥于辦案本身的考核轉變為對辦案延伸效果的考核。

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是張軍檢察長在今年全國檢察長會議上部署的一項十分重要的工作。如何正確認識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怎樣去推進這項工作?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必須以司法理念轉變為引領。也就是說,不破除過去那種簡單粗暴的以辦案數量為基礎的考評管理司法理念,就不可能真正認識并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過去的考評管理辦法已經不能適應新時代檢察工作的要求。我們必須想明白一個問題,新時代人民群眾對檢察工作,對辦案工作的要求,到底是辦“所謂”更多的案件,還是辦更好的案件?答案當然是辦更好的案件。只有辦更好的案件,才能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對檢察工作的期待和要求。張軍檢察長反復強調,進入新時代,人民群眾對檢察工作的期盼和要求已經從過去的“有沒有”向“好不好”轉變。如果我們的考評指標和體系著重體現的還是辦案數量,導致數量虛增,也增加訟累,沒有實際效果,怎么能滿足人民群眾的需要?所以,必須樹立把追求辦更好案件而不是辦“所謂”更多案件,實際上也就是人民群眾滿意不滿意作為新時代檢察工作的基本理念,以此引領檢察考評管理。我們一定要認識到:

第一,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一場深刻的司法理念變革。要真正從思想認識和考評管理上實現“三個轉變”。一要從注重辦案數量為主的考評管理方式轉變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方式。為什么說過去的考評方式是簡單粗暴的?就是因為它只注重數量。要把它轉變為以質量和效果為核心,就要徹底摒棄過去陳舊的理念和方式,重新構建一套以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張軍檢察長在全國檢察長會議上講得非常具體,比如,“涉民營企業案件辦理,依法正確改變了原案件辦理方向的就要加分,在辦案中主動監督立案就要加分,監督糾正了違法立案、違法取證再予加分”,這不就是發揮考評指揮棒作用,鼓勵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的辦案取向么?吉林過去落實認罪認罰從寬案件比例低,暫時提高了又有反復,就可以發揮考評指揮棒作用,辦一件認罪認罰從寬案件就加分,檢察官再辦理這方面的案件就有了追求、有了動力,落實認罪認罰從寬的常態長效機制就建立起來了。再比如,我們現在鼓勵多開展公開聽證,凡是申訴案件公開聽證的就加分,如果是檢察長親自主持公開聽證,就加更多分,這樣指揮棒的導向作用就發揮出來了。二要從相對固定的考評管理方式轉變為動態的考評管理方式。過去的考評模式相對固定靜態,一年一考評,不夠靈活,不能充分發揮指揮棒作用。要轉變為動態的考評模式。一方面,考評內容上要動態,可以不斷添加內容,需要鼓勵什么樣的司法辦案行為,就增加什么樣的評價指標。另一方面,考評時間上也要動態,能不能改成一個月一考評?每個月把考評的結果通報發下去,使考評這個指揮棒更加靈敏。三要從拘泥于辦案本身的考核轉變為對辦案延伸效果的考核。所謂辦案效果的延伸就是只有更好,沒有最好。這個延伸是沒有止境的,實際上就是從“工匠”到“大師”的追求。當然,辦案效果的評估也是復雜的,需要多做服務工作的案件工作越多效果越好,需要準確認定的案件環節越少效果越好,如正當防衛案件,辦案機關不能及時作出準確認定引起了炒作,要最高檢指導糾正,效果就不好。

第二,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一場更深層次的司法改革。如果說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改革突出了檢察官的地位和作用,司法責任制改革壓實了檢察官的責任,那么考評管理體系的改革就是要讓檢察官知道怎么辦案、怎么辦好案。這是在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改革和司法責任制改革基礎上的一次接續的、更加深入的改革,是對前兩次改革的鞏固和深化。如果工作壓力更大、加班更多的還是綜合行政部門,那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改革和司法責任制改革的成效就很難體現出來。因此,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就是要讓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改革實至名歸,不僅壓實司法責任制,而且給司法責任設置新的更高標準。改革的目的是受益,是釋放更多的紅利。我們要把這項改革的激勵作用發揮好,釋放出更大的紅利,讓廣大檢察官受益,讓整個隊伍受益,讓檢察工作受益,最終讓人民群眾受益。

第三,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更好地圍繞黨和國家工作大局開展檢察工作。考評管理體系也是個“紐帶”,通過“紐帶”的傳輸作用,把中央的決策部署、經濟社會發展大局的各項要求,通過動態、精準、高效的考評,及時傳導至基層、壓實到每一名檢察官。比如,對脫貧攻堅這場硬仗,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我們在考評中就要對懲治扶貧領域腐敗犯罪、快速返還涉案財物、加大因案致貧因案返貧司法救助的力度等指標提出要求,促使檢察官高度關注、有所作為。又比如,吉林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加上這次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復工復產、產業轉型、促進消費等任務很重。我們在考評中就要對落實保護民營經濟的各項法律政策、優化營商環境、保障消費者權益等給予相應鼓勵。總之,就是要確保我們檢察機關的考評指揮棒,始終跟著中央部署和大局需要來揮動。檢察官只要按照考評要求去做,就相當于是在貫徹落實中央部署、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從而讓服務大局、司法為民真正成為檢察官辦案的自覺追求。

第四,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為了更好地保障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給檢察官辦案工作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要求,檢察官辦案不只是單純為了打擊犯罪,更要為完善治理體系、提升治理能力作出貢獻。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很多指標和項目要求,都應當分解落實到這一考評管理體系中。比如,化解社會矛盾是社會治理的重要任務,我們就要在考評體系中提出以案釋法、主動化解社會矛盾的指標要求,引導檢察官摒棄就案辦案、機械司法的落后觀念,更好地把檢察工作融入社會治理中。又比如,公益訴訟是檢察機關參與國家治理的重要抓手,對于辦理生態環境和食品安全等領域公益訴訟案件取得重大影響和突出效果的,就要多給加分。還比如,通過民事訴訟的精準監督,辦理了具有創新、進步、引領價值的典型案件,解決了一個領域、一個地方、一個時期的司法理念、政策、導向問題,或者建議有關部門完善了機制制度、提升了治理水平,也要給予加分。要通過考評的導向作用,促使檢察官把司法辦案工作變成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

第五,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更好地把“案-件比”落實到檢察機關,把司法責任落實到檢察官。檢察機關辦案和檢察官司法責任通過這一考評管理體系被賦予了新的內涵和要求。過去,檢察機關把案件辦“結”就行,辦案質量和效果的要求“事了”不是硬杠杠,誰會考慮“案-件比”問題?新的考評管理體系要把這些都變成“題中應有之義”。“案-件比”在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中居于核心地位。要使“案-件比”最優,各項辦案工作就必須做到極致,不僅案結,而且事了,社會矛盾得到化解,社會秩序得到恢復,檢察服務暖心到位,申訴少了,控申檢察工作壓力也會相應減輕,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第六,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實質上是更好地加強檢察機關自身建設。新的考評管理體系將對檢察官能力素質提出更高要求。按照這個要求去做,檢察官的能力素質提高了,辦案的效果更好了,檢察機關的社會形象也會提升,進而有力促進檢察機關自身建設。我們要清醒認識到,楊克勤等個別領導干部違法犯罪嚴重破壞了吉林檢察機關政治生態,嚴重影響了吉林檢察工作和形象。考評管理體系改革是重塑吉林檢察形象,提升吉林檢察工作的良好契機,我們必須珍惜機遇,緊抓不放,克服阻力,迎難而上,把構建以辦案質量和效果為核心的考評管理體系作為重要工作抓緊安排部署,盡快抓出成效。

(作者為吉林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二級大檢察官)

[責任編輯: 佟海晴]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