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婉琳:記錄“錯題”催化成長
時間:2020-01-22  作者:高巖巖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孫某盜竊案的案卡里,‘是否有進城務工農民被害人’這一項自動抓取的是‘否’,好像不對,我記得當時檢察官訊問孫某時,孫某交代過,有一次是在工地上盜竊。我要再查看一下卷宗,確定一下被害人的身份。”近日,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檢察院第二檢察部的書記員鄭婉琳一邊檢查辦案系統的案卡信息,一邊自言自語。

這么小的一個細節,看似對案件的定性與量刑沒有多大影響,對于鄭婉琳來說卻是“大事”。她常說書記員雖然從事的都是些瑣事,但是也容不得一絲馬虎,一個文書上的小錯誤也許會釀成大錯。這種糾錯的習慣得益于她的“錯題本”。

從訊問筆錄的錄入到卷宗的裝訂,從案卡的檢查到信息寫作……書記員的工作比較繁雜。工作伊始,鄭婉琳也犯過一些小錯誤,比如筆錄忘記編頁碼、信息寫作名稱不規范等。面對出現的錯誤,鄭婉琳沒有回避。她把這些錯誤記在了一個錯題本上,不僅記錄了錯誤的內容,還詳細記錄了錯誤的改正方式,同時還規定了“犯錯”原則:同樣的錯誤不能犯第二遍。

記錄“錯題”的習慣不僅使她養成了細致的工作作風,還培養了她敏銳的觀察力和糾錯能力。

2019年11月,經過層層選拔,鄭婉琳和其他四名同事組隊,代表徐州市基層檢察院參加全省檢察機關刑事案件審查與匯報競賽。作為書記員,在備考前,她把兩年來錯題本上記錄的小錯誤“復盤回放”一遍,同時列出競賽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及應對方案,確保萬無一失。

競賽中,面對幾百頁的案例卷宗材料,承辦檢察官認真梳理后,最終對各犯罪嫌疑人所涉的罪名、參與案件起數進行了認定,認為主犯秦某構成詐騙罪、交通肇事罪,同時還參與5起尋釁滋事案。記錄下犯罪嫌疑人涉嫌罪名后,鄭婉琳列了一個詳細的表格,羅列出不同犯罪嫌疑人的每一起案件事實的證據種類,并根據表格進行證據摘抄。

在摘抄到秦某參加的第4起尋釁滋事案件證據時,細心的她發現秦某供述案發時他沒有帶兇器,其他參與人供述沒有看清秦某是否攜帶兇器,有一名路人證實“看見一方領頭打架的人手里拿了一把刀”。而承辦檢察官列出的事實,沒有標明秦某持兇器的情節,她立即向承辦檢察官匯報。承辦檢察官針對該起犯罪事實,再次審查證據,發現有一名被害人在陳述時說“案發時看見秦某手里拿了一個長的東西,不知道是什么”。現有的證據有兩個人可以證實秦某攜帶兇器,據此認定了秦某參加該起尋釁滋事時持有兇器的情節。

一天的比賽即將結束,鄭婉琳摘抄了24頁條理清晰的證據材料。但見她拿出“錯題本”一項一項對比,又對證據材料進行了兩次檢查。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直面錯誤,我要把這些錯誤變成自己成長的催化劑!”鄭婉琳笑著說。

(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檢察院 高巖巖)

(原標題:錯題本)

[責任編輯: 佟海晴]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